中断外交风暴:沙特阿拉伯聚集人群抗击卡塔尔

6月5日,埃及、沙特阿拉伯、巴林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宣布断绝与卡塔尔的关系。卡塔尔居民抢购食物和饮用水。

据报道,卡塔尔40%的粮食供应来自沙特阿拉伯。

马晓霖中东石油巨头沙特阿拉伯再次针对其弟弟卡塔尔发起“愤怒外交”。

然而,真正的清算仍然是老对手伊朗。

从6月5日开始,沙特阿拉伯、埃及、阿联酋和巴林同时宣布将与卡塔尔断绝外交关系,并命令其外交官离开该国48小时。

随后,也门、利比亚、毛里塔尼亚、毛里求斯和其他国家相继效仿,其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

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几乎一致指责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并要求卡塔尔停止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和哈马斯。

根据各种信息,可以判断这是沙特阿拉伯利用特朗普的访问在中东组织的新一轮清理行动。本质上,这仍然是一场争夺地理位置高地的斗争,尤其是为了遏制伊朗影响力的扩大。

沙特阿拉伯的错:对卡塔尔的双边求爱不耐烦,这次沙特阿拉伯的错很简单、粗暴,甚至毫无意义。

沙特官员普遍指责卡塔尔庇护和支持恐怖势力,包括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这给该地区带来了不稳定。

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巴林也使用了类似的语言来赶上沙特阿拉伯。

此前有传言称,作为惩罚的延伸,沙特和埃及领导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宣布将卡塔尔驱逐出境,并将卡塔尔驱逐出干预也门内战的伊斯兰多国联盟。

不仅如此,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还宣布关闭与卡塔尔陆海空空的联系,禁止卡塔尔航空公司空航班降落,并封锁卡塔尔拥有的电视台半岛电视台。

由于卡塔尔40%的食品是从沙特阿拉伯通过陆路进口的,这一措施在卡塔尔引起了巨大恐慌,超市里也出现了恐慌性抢购。

沙特愤怒的导火索是卡塔尔新闻社网站发表了阿米尔·塔米姆关于地区关系的内部讲话。他称赞伊朗是一个伊斯兰和地区大国,其作用不容忽视。他暗示沙特阿拉伯反对是不明智的,并称哈马斯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代表…尽管卡塔尔后来声称这是黑客行为,但它已经在桥下的水中完成了。

这一声明不仅伤害了沙特阿拉伯的伤口,也证明了卡塔尔不分朋友和敌人,在里面吃东西,在外面捡东西,并且是苦和怨恨的。

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命运相同。作为海湾合作委员会(Gulf Cooperation Council)的成员,卡塔尔不仅与伊朗共同开发近海石油和天然气,还敢于签署和平协议,并为伊朗的核协议欢呼。去年1月,沙特阿拉伯动员海湾兄弟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卡塔尔不仅拒绝合作,还试图调停并登上两艘船。

几周前,特朗普访问了沙特阿拉伯,收到了一份超出规格的武器合同。

作为回报,特朗普出席了美国-阿拉伯-伊斯兰峰会,并重申了地区和伊斯兰政策。他不仅公开宣传沙特阿拉伯,还谴责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并动员各方继续封锁和孤立伊朗。

无论是沙特阿拉伯煽动还是出于其他考虑,特朗普都通过推特挑出沙特阿拉伯的卡塔尔,称其支持狂热的宗教力量,并成为公众批评的目标。

然而,不了解时代的卡塔尔并没有看到风暴来临。相反,它热烈祝贺罗汉尼当选伊朗总统。因此,沙特阿拉伯不可避免地会抓住这个机会进行报复。

此前,沙特和埃及就清理过一次门户,相继宣布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为恐怖组织,而它们的真正罪过在于作为阿拉伯政治和武装力量,却与伊朗打得火热。在此之前,沙特阿拉伯和埃及清理了门户,相继宣布黎巴嫩真主党和哈马斯为恐怖组织。他们真正的罪过在于作为一个阿拉伯政治和武装力量,但他们正在与伊朗交火。

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称,卡塔尔向伊朗和“基地”组织支付了10亿美元赎金,以换取被极端组织拘留在伊拉克南部营救猎鹰的26名皇家成员。

这可能是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指控卡塔尔支持恐怖组织的直接证据。

分裂风暴过后,沙特外交部长要求卡塔尔切断对哈马斯和穆斯林兄弟会的支持。出于这个原因,一些人引用了一句英国谚语来嘲笑它是“饭锅指责茶壶是黑暗的”

更不用说哈马斯和兄弟会是否是标准的恐怖组织,沙特阿拉伯过去一直支持和资助哈马斯,长期以来一直被西方媒体指责为各种激进伊斯兰力量的幕后资助者。

至于沙特阿拉伯憎恨兄弟会的真正原因,是它倡导伊斯兰民主与和平,反对王权和世袭制度。

如果我们了解沙加的核心冲突,不难理解为什么其他国家也在效仿。

埃及的财政严重依赖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产油国的输血。该政权的基础是推翻兄弟会的民选政府,埃及反对兄弟会及其巴勒斯坦分支哈马斯是很自然的。阿联酋的外交一直跟随沙特阿拉伯的脚步,更不用说它与伊朗在波斯湾三个岛屿上的争端了。自然,它讨厌卡塔尔与伊朗的密切关系。巴林是一个小国,什叶派人口占多数,但却是逊尼派王室。近年来,沙特阿拉伯的入侵是保持其实力的唯一途径。因此,沙特阿拉伯反对伊朗后,会毫不犹豫地转向反对卡塔尔。也门政府是沙特阿拉伯支持的弱势力量。它的共同敌人是什叶派侯赛因和前总统萨利赫,以及什叶派在伊朗和其他地区的盟友。利比亚东部的临时政权得到了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的支持,现在得到了回报。至于约旦、毛里塔尼亚、毛里求斯、马尔代夫和其他贫穷小国,它们必须挺身而出,偿还沙特阿拉伯的财政援助。

特立独行:卡塔尔树小招大沙卡也不止这些冤屈。

20多年来,哈马德领导下的卡塔尔一直特立独行,令沙特阿拉伯感到不安。

1995年,王储哈马德利用父亲在国外患病的机会篡夺权力,为当代阿拉伯王权国家的权力异常变化开创了先例,并为各个王国的王子树立了坏榜样。

因此,当哈马德掌权时,他对沙特阿拉伯和其他高级国王感到厌烦和冷漠。海湾合作委员会的两次峰会都以不和谐告终。

哈马德雄心勃勃,想成为阿拉伯李光耀,想把这个王国建设成西亚和新加坡。他以丰富的石油资源为后盾,锐意改革,推动卡塔尔高速现代化,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综合竞争力居世界前列,大力推进政治领域改革,推动人权、法制和民主建设。他开创了一种新的风格,独一无二。他于2013年自愿退位,成为当代世界唯一在世但并非终身的君主。

哈马德还创造了媒体奇迹,推出了半岛电视台,打破了有线电视新闻网和英国广播公司在世界电视媒体中的垄断。他为阿拉伯伊斯兰世界赢得了荣誉,极大地提高了他的国家的知名度。他还使它成为一个动员机器,将阿拉伯国家的反对党紧密联系在一起,并鼓励青年革命。他一直被沙特阿拉伯等保守势力憎恨,也因为同情兄弟会而被埃及军方压制。

近年来,卡塔尔积极开展多边平衡外交,积极调解以巴冲突、黎巴嫩内战和达尔富尔问题,发挥了主导作用。

卡塔尔在中东的各种敌人和朋友之间穿梭往来,如鱼得水。它不仅与以色列保持公开和高调的官方关系,还与它的死敌伊朗、哈马斯和真主党保持密切联系。多哈已经成为中东政治舞台的中心。

卡塔尔在人文方面的成就也令邻国羡慕。

它不仅建立了著名的伊斯兰文明博物馆,花费巨资拍卖和收藏世界各地的高端文物,高举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旗帜,还成功举办了亚运会,赢得了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权。它已经成为中东的模范国家,无论是硬的还是软的。

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卡塔尔甚至更加渴望在任何地方抓住镜子,而且并不是不愿意这样做。

无论是派战机轰炸利比亚政府军,还是带头欢呼穆巴拉克辞职;无论是迫使也门萨利赫在叙利亚下放权力还是支持代理人,它都胜过领导人沙特阿拉伯。

2014年,沙特阿拉伯领导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科威特和其他国家召回大使,理由是卡塔尔接纳了穆斯林兄弟会的领导人。

此外,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也有难以消除的严重创伤。

从1996年到2006年,卡塔尔指控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和巴林密谋策划针对哈马德的未遂政变。

总之,沙特阿拉伯一直讨厌哈马德领导的卡塔尔。

卡塔尔突然被打败,但并不孤单。沙特阿拉伯的猛攻非常激烈,但人口并不多。

海湾地区的科威特和阿曼没有追随沙特阿拉伯,而是积极斡旋,希望有话要说。

特朗普怀疑自己在对抗这个海湾国家的兄弟对手时是对是错。然而,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扑灭了一场紧急大火,强调了美国和卡塔尔之间的密切关系,并迫使白宫发言人代表特朗普重新表态,肯定卡塔尔在反恐事业中的积极表现。

俄罗斯、德国、法国和土耳其的领导人也称卡塔尔埃米尔。不乏安慰和说服。包括伊朗在内的几个国家呼吁双方冷静解决争端。

正因为如此,塔米姆放弃了发表全国讲话的决定,并在等待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国家收回命令的同时,向科威特埃米尔提出进行调解空。

一些人担心,如果沙特阿拉伯坚持走自己的路,很可能会将卡塔尔完全推入伊朗的怀抱。届时,什叶派弧线对沙特阿拉伯的威胁将不仅限于北部和南部,而是将被三面包围。

卡塔尔在中东拥有最大的美国军事基地。无论如何,美国不会允许这一发展步骤,沙特阿拉伯也不应该愚蠢到采取这一步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