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煤炭焦虑缓解:保持增长、产能流失与治理环境的困境

几天前,根据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报告,陕西今年将减少关中地区1000万吨的煤炭消耗,以减少空气污染源。这是自陕西去年实现近3000万吨“日”产能削减以来,从煤炭需求方面推出的最大的煤炭消费削减计划。与此同时,面对经济放缓,陕西在过去两年一直在努力实现“赶超”的总体目标。

煤炭立即成为陕西增长、产能削减和环境控制多重目标的交汇点。记者调查发现,随着产能削减带来的人员安置和债务处理问题日益突出,三大任务的结合也将使陕西煤炭行业今年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硬骨头”还没有受到日常生产压力的影响。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2016年煤炭产能相关工作计划,陕西将承担2068万吨的任务。然而,陕西将积极提高煤炭产能目标。2016年7月27日,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王伟华在省人大常委会上表示:未来五年计划撤出76个煤矿,每年减少4706万吨。

2月27日,山西、山东、河南、重庆、陕西等省市被财政部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列入表彰名单,原因是这些省市在煤炭产能方面热情高涨,成绩突出。陕西煤炭超采2934万吨,远远超过其他四省1400万吨、1960万吨、2388万吨和2084万吨。

虽然产能移除的规模可以说是“天”,陕西去年超过了855万吨的国家目标,但仍比既定目标少1772万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数据,陕西的煤炭产量在过去两年没有显著变化。例如,陕西省2016年生产原煤5.11513亿吨,2015年生产原煤5.02358亿吨。

陕西是中国第三大煤炭生产国。与此相比,2016年内蒙古和山西煤炭产量分别大幅下降8.1%和14.4%。这也意味着陕西煤炭生产的“主战场”不是产能的“硬核”。

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7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2017年全国煤炭产能淘汰任务目标仅为5000万吨,而到目前为止,仅山西、河南、贵州三省今年的煤炭产能淘汰计划目标分别为2000万吨、2000万吨和1500万吨,合计5500万吨。

相比之下,陕西今年煤炭减产的目标任务不应该太大,是否仍将实施“年减产4706万吨”的计划还有待观察。

在最近一份关于陕西省政府工作的报告中,陕西省表示将在2017年之前消除不合格煤矿,但具体目标尚未公布。

在过去的两年里,陕西省把“赶超”作为所有工作的总体目标。从全国来看,陕西2016年的经济总量为1.8万亿元,在全国排名中排名第15位。然而,安徽排名第一的国内生产总值比陕西多近4000亿元,而内蒙古排名最低的仅比陕西少100亿元。

面对“先行者”后“追兵”的局面,陕西要实现“赶超”,就面临着保持增长、促进发展的巨大压力。

作为一个典型的资源丰富的省份,陕西的煤炭工业在产业经济结构中仍然是“拔一根头发,动全身”。

因此,面对确保增长、淘汰产能和治理环境的多重目标,陕西煤炭行业陷入了非常纠结的境地。

一方面,推进煤基能源产业势在必行:例如,2015年9月,为了积极推进全省产业的推广和保护,陕西省政府出台了加强全省煤电互助保护的暂行措施,立即将地方国有重点煤矿的市场份额从15%提高到40%。

陕西2017年政府工作路线图也设定了稳定能源资源的目标,即力争能源产业增长3%,非能源产业增长12%。

另一方面,在环境控制、市场衰退等因素的制约下,煤炭的供需双方不得不减少。

例如,陕西今年将减少关中1000万吨煤炭消耗,以减少空气污染源。

然而,在淘汰产能的任务下,陕西去年暂停了5个新建和扩建煤矿的审批,并计划在未来5年内撤出76个煤矿。因此,企业的资产也面临急剧下降。

据分析,虽然2017年煤炭产量目标明显低于2016年,但难度有所增加。

一方面,今天的煤炭价格比去年大幅上涨。去年下半年,秦皇岛煤炭价格指数上涨60%以上,一些南方地区甚至出现“煤炭短缺”。

最新数据显示,尽管煤炭使用高峰期将在春节后结束,但煤炭价格却违背了正常趋势,许多地方都有所上涨。

最新一轮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收于589元/吨,高于2元/吨,为2016年11月9日以来首次上涨。

因此,煤炭企业降低产能的积极性还有待观察。

据估计,今年的产能移除计划与去年的最大区别在于,它将直接指向生产中的矿井。因此,先前留用后的人员搬迁和债务处置问题将变得更加突出。

中国煤炭协会副主席江智民表示,2016年参与停产的一些煤矿已经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因此完成停产任务相对容易。然而,在2017年,所有参与当前正常生产的煤矿将需要至少在2016年搬迁。第二,在2016年淘汰产能的过程中,通过解雇临时工和转移在职工人解决了人员安置问题。空企业内部吸收多余人员的时期正在逐渐缩短。因此,在2017年消除产能时,人员安置将成为“重中之重”。

公开数据显示,早在2013年,陕西省最大的煤炭企业陕西煤化工集团就首次提出结构调整,从成本高、质量低、缺乏竞争力的渭北老区煤矿撤出产能。此后,随着市场的低迷,暂停生产、关闭和推迟建设的努力有所增加。

在关闭18对矿井和推迟4对矿井建设的基础上,陕西煤化工集团去年又关闭了4对矿井。

目前,陕西煤化工集团关闭的18对矿井涉及4.6万人,富余人员的安置也将成为陕西煤化工集团未来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