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生物学家在201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中发现了氧的感知

当地时间10月7日11: 30(北京时间17: 30)在瑞典,2019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获奖者被正式宣布并授予三位生物学家:威廉姆(WilliamG)。凯林二世、彼得拉特·克利夫和格雷格。塞门扎表彰他们在发现细胞感知和适应可用氧气方面的成就。

诺贝尔奖的评论指出,这三位科学家已经发现了人类和大多数动物生存的重要氧气感应途径。

众所周知,氧气是所有有氧生物生存的基本条件。

然而,缺氧会导致窒息。如果氧气太多,就会有中毒的危险。

因此,生物体对氧气的需求必须达到微妙的平衡。

据悉,卡琳和塞门扎在20世纪90年代发现了细胞在分子水平感知氧气的基本原理,这在当时是一个革命性的突破。

此外,细胞氧感应机制在生理学上具有根本重要性,并将影响人体的新陈代谢、免疫反应、适应性运动能力和病理过程。

研究结果有助于开发新药,抑制或激活氧调节机制,并可用于治疗贫血、癌症等疾病。

威廉·凯林1957年出生于纽约。他是美国著名的肿瘤学家和哈佛医学院的教授。

他早期的工作是研究E2F蛋白与细胞增殖的关系。

此后,卡琳参与了希佩尔-林道综合征(VHL)的研究。他发现,当氧气不足时,缺氧诱导因子(HIF)羟基化程度低,通常不能用VHL蛋白标记,从而启动血管的生长。

这一发现有助于理解细胞信号。

同时,他的团队在RB-1和p53抑癌基因等研究领域也取得了一些成果。

2010年,林熙蕾当选为国家科学院院士,并获得加德纳国际奖。

他获得了2016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英国医学科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彼得拉特·克利夫65岁。

1972年,拉特克利夫去剑桥大学和圣巴塞洛缪医院学习医学。1978年毕业后,他搬到牛津,并于1989年建立了自己的新实验室。

从那以后,拉特克利夫团队研究了红细胞生成素的控制和细胞用来感知氧气的一系列分子事件。

拉特克利夫因其对缺氧的研究而闻名于生物学。

2010年,拉特克利夫获得格尔达纳国际奖。

他获得了2016年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美国医学科学家格雷格·塞门扎出生于1956年。

他先后在哈佛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学习遗传学,目前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教授。

他的团队专注于研究生命系统如何使用和调节氧气,发现缺氧诱导因子-1(HIF-1)调节的基因可以作用于线粒体呼吸,并可以引导细胞对缺氧和心血管系统变化的特殊反应。

在一些癌症疾病中,研究人员能观察到HIF的过度表达。在一些癌症疾病中,研究人员可以观察到缺氧诱导因子的过度表达。

2008年,塞门扎成为国家科学院的成员。

2010年,他获得格尔达纳国际奖。

2016年,他与凯利和拉特克利夫一起获得拉斯克基础医学研究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