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香港几个团体抗议释放被捕的“709”

2016年7月9日,大赦国际中国香港分部总干事马贝尔区(右)表示,人权维护者在被捕后非自愿作证的情况并不少见。

(刘少峰照片)2016年7月9日,中国香港的一些团体游行到中央人民政府联络处,要求内地当局释放709名被捕律师。

(刘少峰照片)中国香港的几个团体周六(9日)在709大逮捕周年纪念日发起抗议,要求内地当局释放被捕的律师。

中国香港大赦国际表示,被捕者无权保护自己的家人,也无权与家人沟通,这不符合公平原则。

(刘少峰报道)星期六(9日),包括中国人权律师关注小组、大赦国际中国香港分会和中国香港爱国民主运动联盟在内的几个团体约20人从西区警察局游行到中央联络处。他们举着象征维权律师被捕的横幅和水桶,要求大陆当局释放被捕的律师。

大赦国际中国香港分部总干事梅布尔区(District Mabel)表示,他们已经动员了全球数百名成员,要求中央政府尽快释放被捕的维权者和律师。她指出,权利维护者在被捕后无权捍卫自己的家庭并与其沟通,这不符合国际标准下的公平原则。

欧豹妹说:事实上,习近平经常说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但我们看不到中国现在是一个法治社会。被捕后,这些活动家和律师无权联系他们选择的律师为他们辩护,他们的家人也没有太多机会见到他们。事实上,这不符合国际标准中的公平审判标准。

李和平的律师助理赵薇被释放后,他在微博上的评论被质疑是不是赵薇自己写的。

梅布尔区(District Mabel)引用铜锣湾书店经理林荣基早前在电视上作证的例子,表示被捕人士不自觉作证并不少见。因此,她不相信赵薇在微博上的言论,微博能反映人权律师的真实想法。

事实上,在法治社会,我们都相信无罪推定原则。被逮捕的人应该毫无畏惧地提供证据或盘问。

林容基先生告诉我们,当他作证时,实际上有导演和编剧,让他说了一些他不想作证的话。我们也看到这种方法在中国并不少见,一些被捕者在不自由的情况下作证。

有关团体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外举行讲座后,参与讲座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何俊仁说,他不同意中央政府的做法。他呼吁所有团体支持大陆维权律师。

何俊仁议员说:太离谱了。这只是一个流氓政权。然而,我们都需要继续努力。我们的各种组织将利用中国香港,继续尽我们所能支持人权律师。

全部709,全部709,全部709。

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济南彩票黄国栋梁国雄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如果中央政府能够按照国际标准进行公平审讯,让被捕人士有辩护的基本权利便没有问题,但现在社会却存有逼供的情况,认为依法治国已不存在。谢敏联立法委员济南彩票黄梁国栋国雄在接受台湾采访时说,如果中央政府能够按照国际标准进行公平审判,被逮捕的人如果有基本的自卫权利就没有问题。然而,社会上存在逼供的情况,人们认为法治不复存在。

梁国雄说:现在,正如你从林容基先生身上看到的,当然,一个长期被绝望监禁的人可能会屈服于做他不想做或不想谈的事情。这就是所谓的逼供。文化大革命40年后的今天,这种情况依然存在。大陆所谓的法治神话已经消失。

此外,美国律师协会(American Bar Association)周五(8日)在其网站上宣布,将向在709次逮捕中被捕的律师王宇颁发该协会的首个美国律师协会国际人权奖,以表彰她对中国人权、司法和法治的贡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