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金融帝国崩溃:司法拍卖华信期货49%股权

华鑫离完全的金融许可证业务只有一步之遥,它又折起了翅膀。

近日,《中国商报》记者在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郑州法院)官方网站上注意到,从3月2日10: 00至3月3日10: 00,郑州法院将公开拍卖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信)持有的华信期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期货)8.976756亿股股份。

从2019年1月华信期货的资产评估报告来看,其股东的总股本价值为502,320,197元,100,000股的市值为274,400元。

因此,本次拍卖中华信期货的股份数量约占其总股本的49.01%。

记者注意到,华鑫期货的两大股东是:上海华鑫和河南东方粮食贸易有限公司

其中,大股东为上海华信,持股90.32%。

这意味着一旦拍卖成功,华信期货将再次易手,曾经想建立一个完全许可的金融帝国的华信集团也将倒闭。

华信金融帝国发布的信息显示,华信期货的前世是万达期货。

2014年10月,万达期货65%的股份在北京产权交易所上市转让。上海华信以报价购买,9个月后完成产权交割手续,成为万达期货的新主人。

其董事长张岩在2017年5月接受《期货日报》采访时透露,当时共有7家公司有意进入万达期货,包括证券交易商、银行和保险公司。

然而,与其他几个潜在股东相比,上海华信在原油和能源行业拥有强大的资源优势,可以为万达期货搭建一座桥梁,在能源产业链中提供金融服务。

此外,上海华信赢得万达期货,一方面是因为它可以弥补其在金融期货方面的资源不足,另一方面是因为它可以实现华信全金融牌照的布局。

2015年8月,持有万达期货65%股份的上海华信成为控股股东后,万达期货更名为华信万达期货。2016年12月,上海华信分两个阶段向华信万达期货增资52亿元,持股比例增至90.32%。2017年9月,华信万达期货正式更名为华信期货。

关于更名,其总经理丛云龙曾表示,万达的删除是为了凸显与上海华信的整合,打造一个金融控股集团。

对于金融业来说,获得金融许可证是许多公司的梦想,华信已经做到了。

不仅如此,华信还收集了信托、银行、保险、经纪、基金、期货和租赁等七种金融许可证,从而建立了华信的金融帝国。

目前,从工商信息判断,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华信)是持有上海华信54.14%股份的股东,另外两个股东是上海华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华信持有87.67%)和中国华信国际股权投资有限公司

因此,华信期货与华信部门的关系是不言而喻的。

涉叶简明干扰2018年3月,中国华信实控员叶简明接受检查,原本繁荣的华信系统逐渐崩溃。

华信与金融机构和合作伙伴的关系恶化。自2018年3月以来,华鑫的诉讼从未停止过。前合伙人已经对华信提起诉讼。

此外,华信也作为执行主体出现在司法冻结名单上,全国10多家法院对其子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共进行了35次等待冻结。

频繁诉讼的背后是华新的巨额债务。

在此期间,有消息传来,中国华信将出售包括华信期货在内的资产来筹集资金。

近一年后,风暴终于蔓延到华信期货。

郑州法院司法拍卖网站上,华信期货8.97675亿股分为两次拍卖:一次是上海华信持有的1.415亿股,因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华信之间的担保权益纠纷而被冻结拍卖,起拍价约为3.58亿元;另一股为上海华信持有的7556675.06万股,起拍价约为19.13亿元。巧合的是,这与2016年12月上海华信在兴业信托的质押股份数量完全相同。

到目前为止,上海华信持有华信期货90%以上的股份,此次近9亿股的拍卖可能已经抹去了过去两年更名的过程和建立金融控股集团的努力。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叶秦简被查时,华鑫也应该慢慢肢解。

对此,记者多次联系上海华信,但他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据记者统计,除上述拍卖的两笔股权质押外,上海华信还质押了7.5亿股华信期货,股权质押率高达90.31%。

根据中国期货协会的最新数据,上海华信持有华信期货90.32%的股份。

换句话说,上海华信已经承诺了几乎所有的华信期货股份。

关于拍卖,华信期货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拍卖主要是在股东层面,期货公司只能做好自己能控制的事情,不适合作为一个商业实体进行进一步采访。

上海华信的现状不容乐观。

公共信息显示,上海华信拖欠了许多债券,并卷入了许多贷款诉讼。自2018年3月以来,其在安徽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权也经常被冻结。

此外,华信期货还就与上海华信国际集团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金融)的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提起了多起诉讼。

华信金融是上海华信的子公司,也是华信期货的下属部门。

与上述诉讼相对应的是河南证监局2018年4月披露的一项决定。

文件中,河南证监局表示,华信期货在华信金融存放的29.51亿元存款、2500万元应收利息和1000万元关联方管理的集体资产管理计划短期内无法收回,导致风险监管指标不合格。

值得注意的是,华信部门不止一个诉讼。

2018年8月,包括华信中能高科技产业有限公司在内的9家公司因销售合同纠纷将上海华信等公司告上法庭。2018年9月,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海南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安徽华信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提起诉讼。同月,上海华信还就贷款合同纠纷向上海华信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上海华信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华信国际集团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提起诉讼。

除了华信期货的外部风险外,其内部风险也逐渐暴露出来,尤其是其分类评价大幅下降:2017年,华信期货被评为a-a级,为当年期货公司的最高评级;2018年,华信期货下跌6个等级至CC,在149家期货公司中排名倒数第四。

2018年,华信期货两次受到监管处罚。

除了河南证监局因风险监管指标不符合规定而下令采取上述纠正措施外,早在当年1月,中国证监会就发布决定称华信期货华南分公司在现场检查中存在违规行为,反映出公司内部控制存在漏洞,并被责令采取纠正监管措施。

令人喘息的是华信期货的运作。

根据郑州法院日前发布的华信期货评估报告,华信期货2016年和2017年的总利润分别为1.2143亿元和4208万元。

这个数字在2018年直线下降。截至2018年10月底,华信期货的总利润约为-50亿元。

华信期货没有回应中国彩票的表现和评级推迟颁奖的原因。

截至新闻稿发布时,两次拍卖都有大约2000名旁观者,超过10人设置了提醒。

此外,在郑州法院拍卖网上,除了对竞买人的经营能力和资金实力等有明确要求外,还指出入股资金为自有资金,不得以委托资金、债务资金等非自有资金入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