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贸易引擎的停滞,亚洲经济体“感到疏远”

博鳌亚洲论坛作为亚洲的全球经济论坛,一直被视为展示和传播亚洲一体化成就的最佳平台。

然而,今年的博鳌在亚洲一体化进程中首次得分。

“博鳌亚洲论坛亚洲经济一体化报告(Boao Forum for Asia Report on Asia Economic Integration)是一张了解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信用卡”,但是在经历了七年的金融危机之后,亚洲一体化的分数正在下降。

发动机熄火了?过去20年,贸易一直是亚洲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但自2012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长率开始落后于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

2014年,亚洲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4.1%,但贸易仅增长了1.5%。

“增长率的显著变化表明,亚洲从依赖外部需求向拉动内需的转变并不成功,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与2012年前两位数的贸易增长率相比,推动亚洲经济增长的贸易引擎正在停滞。

”报告执笔者之一、对外经贸大学副校长林桂军对记者表示,“但数字的下滑既有全球经济衰退和贸易下滑的大背景,也有亚洲各经济体调整经济结构的影响,并不足以说明亚洲在全球贸易中的比较优势已经失去。该报告的合著者之一、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大学副校长林桂军对记者表示,“然而,数据的下降不足以表明,由于全球经济衰退、贸易下滑以及亚洲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亚洲在全球贸易中的相对优势已经丧失。

“尽管2014年亚洲的贸易增长低于亚洲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但仍比全球贸易增长高出一个多百分点。

2014年,亚洲在全球出口中的份额逐渐上升至32%,亚洲在全球贸易中的传统优势依然存在。

然而,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来看,亚洲在服务贸易中的劣势必然会阻碍亚洲贸易格局的升级。

亚洲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服务贸易逆差。2013年亚洲服务出口继续增长6.3%,低于1.4个百分点的全球增长率,2014年亚洲服务贸易在世界上的比重进一步下降。

链条断了。亚洲贸易增长放缓也带来了另一个“负面影响”,即减少对亚洲经济体的依赖,这也对亚洲一体化的深化进程构成了挑战。

2014年,亚洲对区域内贸易的依赖度为55.65%,略高于一年前的53.01%,但仍低于2012年达到的59.64%的最高水平。

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和世界最重要的贸易机构,中国对亚洲的依赖已经连续四年下降,从2011年的55.16%降至2014年的46.50%。

依赖性减弱也给亚洲贸易链带来了断裂的风险。

在过去的20年里,全球价值链一直是推动亚洲贸易奇迹般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全球价值链按照不同生产阶段的顺序实现了全球分工:设计、中间产品采购、生产和最终分销都在亚洲、美国和欧盟。

然而,随着全球贸易的减弱,亚洲的中间产品也受到了竞争和影响。

“亚洲尚未形成独立、自给自足和完善的运行机制。

”林桂军说道。

与此同时,最近缔结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也可能对亚洲的全球价值链产生影响。

总的来说,亚洲主要经济体对第三方伙伴关系成员的依赖低于亚洲工厂网络。

2014年,韩国对TPP成员的中间贸易依赖度为0.33,中国为0.30,日本仅为0.26。

然而,TPP带来的贸易转移可能会影响亚洲的一体化。

“TPP倡导的贸易规则没有朝着有利于新兴经济体的方向改变。这些规则已经超越了新兴经济体的发展阶段,很难判断全球经济的利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姚志中告诉记者。

如果我们想保持亚洲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必须消除一系列贸易壁垒。

目前,亚洲正在经历三个一体化进程,即贸易和投资一体化、金融一体化和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加快和深化亚洲一体化进程是抵御亚洲国家面临的外部风险的最大“防火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