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期间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方向

如何构建现代开放的金融体系,是决定“十三五”时期成败和中国经济未来改革发展的关键因素。

中国金融资产存量巨大,但总体而言,由于金融基础薄弱、金融体系不健全、资本市场不规范和金融机构效率低下的制约,中国金融体系国际化和一体化的发展在短时间内滞后于整个市场体系的改革。

再加上金融体制改革和发展的扭曲,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不高,资本利用率和坏账率高,这不仅导致金融资源配置的扭曲,而且产生大量闲置资产和沉淀资产。这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第一,银行信贷主导的融资体系决定了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发展,而高技术产业、服务业和中小企业的资本供给相对落后。

信贷资金投放一直存在“大而小”和“双轨”的结构性矛盾,主要体现在信贷投放集中在政府项目、国有企业和大型企业,而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信贷支持严重不足。

其次,金融部门对实体部门有明显的“挤出效应”。

自2011年以来,社会融资总量不断上升,表外融资和债券融资大幅增长,与持续下行的经济增长率和宏观经济产出形成了巨大反差和背离。

然而,发行的货币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在金融和虚拟经济中流通,反映出实体经济中工业生产、制造业投资和商业流通的数据仍然非常薄弱。同时,负债率上升,银行隐性不良资产风险集中度上升。

银监会最近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第三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183.6亿元,不良率为1.59%。

预计今年第四季度不良贷款余额将达到12637.82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67%,预计2016年第四季度不良贷款率将达到1.94%。

第三,货币乘数和产出效率下降。

自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过度货币”现象越来越严重,这直接关系到中国货币经济产出效率的急剧下降。

即使银行资金可以借出,货币供应量增加,货币供应量增加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取决于货币流通速度的变化。

经济危机期间,中国的货币流通速度大幅下降,从2008年的0.63降至2012年的0.51。货币流通速度下降了近20%。

货币流通速度的下降反映了一定数量的货币供应量所实现的国内生产总值水平的下降,即货币扩张对经济产出的影响和效率的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自今年年初以来,货币乘数明显偏离了经济产出——货币乘数有所增加,但对经济的下行压力仍然相对较大,主要是因为政府为了稳定债务和资产价格不断从外到内深化信贷创造,但实体经济的有效需求不足,货币乘数的恢复更多是为了缓冲债务压力,而不是真正流向实体经济。

因此,金融如何才能真正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仍然是中国目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重点是发展支持实体经济的金融体系,防止虚拟经济过度扩张,防止金融经济偏离实体经济的实际需要,实现金融体系建设目标从筹资型向资源优化配置型转变。

一方面,对金融体系顺周期性质的宏观审慎控制和对信贷扩张速度的控制将防止该国走向负债过多的经济。

同时,加快利率市场化、资产证券化、直接融资等全方位金融体系改革,疏通金融体系内外的社会资金流通。

另一方面,要优化金融体系结构,促进金融转型与实体经济转型的匹配。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通过建立专门的金融机构向中小企业提供信贷支持。

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我们可以建立一个有利于中小企业发展的中小银行体系。

由于其强大的地方性,中小银行与当地中小企业的联系更加直接。特别是地方中小银行与一些中小企业本身有产权关系,在信贷结构、资产结构、业务结构、收入结构和利润结构等方面与中小企业更为匹配。

“十三五”期间,努力建设现代金融体系,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

除了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完善金融体系机制外,还应突出科技和金融体系的完善。发展绿色金融体系;推进普惠金融战略的重点。

必须突出积极实施金融科技成果“资本化”的发展思路。

为了适应“大众创业、大众创新”的创新驱动发展,迫切需要建立一个不同于传统工业经济时代的金融体系,转向更有利于经济升级和产业自主创新的现代金融体系。

这类金融体系应该作为国家的战略投资体系,通过运用政府财政投入、企业研发和产业化投入、创业风险投资、银行信贷投入、资本市场融资和科技基金等手段,全方位地为中国经济实现升级版提供系统性的金融支持。这种金融体系应被视为国家的战略投资体系,通过政府金融投资、企业研发和产业化投资、风险投资、银行信贷投资、资本市场融资和科技资金的运用,为中国经济的全面升级提供系统的金融支持。

同时,国家把推进“双向金融开放”作为“十三五”期间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这也是建立开放经济体系、推动中国从金融强国向金融强国迈进的必由之路。

未来五年,国际国内金融环境将变得更加复杂。中国仍面临金融资产配置效率低下、国际分工严重失衡、全球金融中心和全球制造中心利益分配严重失衡等挑战。

要在新一轮全球金融竞争和全球价值链分工中获得与中国经济实力相当的国际地位,就必须实施审慎有序的金融开放和金融国际化发展战略,促进金融/资本要素的跨境流动和市场化配置,打破制约金融发展的体制和制度壁垒,在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实质性突破,加快向市场化金融转型。

同时,积极调整储备资产配置结构,以“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战略为契机,努力构建有效辐射世界的投资交易支付结算体系、信用评级体系和金融安全保障体系,全面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中的话语权。

发表评论